当前位置:抗老化-抗老化测试,什么是抗老化影视电视剧《离婚协议》分集剧情介绍(1-35集)大结局
电视剧《离婚协议》分集剧情介绍(1-35集)大结局
2022-08-11

电视剧离婚协议第1集剧情介绍

2004年国庆节,千年古都虞江市。

一家中档酒店的大厅正在举行婚礼,新娘于文雅和新郎高冶平都已准备就绪,典礼即将开始。可高冶平的父亲高恒源、母亲王亚琴却仿佛在等什么重要的人,告诉司仪往后再拖拖时间。娘家人有些不乐意,文雅的同事丁敏快人快语,她叽叽喳喳问高冶平典礼时间到了,怎么还不开始?高冶平和颜悦色地说,父母可能在等叶伯伯一家。

典礼时间过了二十分钟,娘家人议论纷纷,文雅妈妈绷不住劲了,质问为何还不开始典礼,却遭到王亚琴冷言冷语的顶撞,文雅爸爸不管不顾,要不是文雅拦着,他几乎发飙。高冶平的姐姐高文平上前,几句话把文雅爸爸噎得脸色通红,无言以对。于文雅的哥哥于志忠带着几个哥们上前起哄,把高文平吓得躲了起来,不住地嘀咕从小地方来的人就是缺教养,甚至流氓无赖都说出来了。

一辆出租车停在了餐厅门口,叶伯伯夫妇俩下车,连声向高恒源夫妇道歉,说因为菲菲不愿意来,他们动员她耽误了时间。正说着,叶菲下了车,"砰"地撑开一把小花伞,向高恒源和王亚琴问候,随父母进了餐厅。

叶菲是个非常漂亮的女孩儿,从小就爱美,又懂得如何保养,所以一年四季总是随身带着小花伞,生怕被阳光晒破了她那娇嫩的肌肤。显然,拿着伞参加别人的婚礼是很不合适的,但叶菲绝对也是无心的。叶菲一进餐厅就引起了大家的注目,大家都议论纷纷。"伞"和"散"同音,大晴天打着伞参加婚礼,有巴望人家散伙的寓意。丁敏对叶菲嗤之以鼻,嘀咕着说叶菲身上的香水味特殊而刺鼻。

司仪宣布婚礼开始。

文雅妈妈看着那把小花伞气不打一处来,几次想要过去教训叶菲,问问她大晴天的拿把伞来参加婚礼什么意思,被于志忠按住了。

叶伯伯悄悄批评叶菲,让她赶紧把伞收起来。叶菲表示自己并不懂那许多的习俗,又不是成心的。叶伯伯悄悄警告她,以前你喜欢冶平哥可以,以后就不可以了,人家是有妇之夫了!他把伞藏到了餐桌下面。

酒席开始,高恒源频频举杯,认识的不认识的举杯就喝。

高冶平和于文雅忙碌着挨桌给宾客点烟,点过了婆家人,高恒源叫他们去跟他单位的退休老同志们点烟,结果漏过了娘家人。

这下文雅爸可不干了,对酒菜挑三拣四,指桑骂槐的说瞧不起娘家人。冶平妈过来解释,文雅爸不给好脸,亲家之间居然吵了起来。高冶平和于文雅这才反应过来,忘了给娘家人点烟。高冶平上前道歉,此时已经来不及,双方就差点动手了。文雅妈让儿子拽住文雅爸,可他却越来越来劲,文雅妈劈手给了他一个耳光,哭着喊你让女儿以后的日子怎么过?!文雅妈说着就给王亚琴和高恒源鞠了一躬,拽上丈夫就走。于文雅追上去,抓住妈的手就要哭,文雅妈让她回去,临走丢下一句话:好好过日子。高家要是欺负你,我跟他们没完!

娘家人随之也都散了。

这群人吵得不可开交,高恒源却一动不动在里面喝酒,用他的话说,他不屑跟这些小地方来的人吵架,那于文雅从什么方面看,都配不上我儿子高冶平!大家也齐声应和。高恒源又说,冶平跟于文雅恋爱的时候,他们俩压根就不同意,无奈儿子愿意,很快还要结婚,高恒源生气,只拿出很少的钱。为此,于文雅的父母居然还发了脾气,两家本为亲家,却成了冤家云云。他的舌头已经发硬,醉醺醺的车轱辘话,来回来去的骨碌。

于文雅忍不住到化妆间痛哭,高冶平去劝解。叶菲默默地站在门口看着他们。

跟高恒源喝酒的这些人都是他的老同事,其中不少人喝醉了,让他把儿媳妇叫过来,大家给她上上课。高恒源真的站起来四下寻找去了。

高恒源找了一圈没找到,看到了叶菲,张口就喊儿媳妇,一把将叶菲拽住,给大家介绍,说这是跟他儿子青梅竹马的叶菲,轧钢厂叶主任的千金,他一直把叶菲当儿媳妇看。叶菲却也不恼不羞,端酒敬叔叔伯伯们,这群喝醉了的人们大声叫好,说叶菲真是大家闺秀。

此时高冶平已经把于文雅劝得止住了眼泪,两人刚出化妆间,就看到高恒源管叶菲叫儿媳妇的一幕,于文雅很受刺激,几乎不能自持,转身跑了出去。

高冶平追了出去,叶菲叫高冶平,高冶平没有回头。

高冶平追上了于文雅,抱着新婚妻子好言好语劝慰。于文雅说我们能不能租个房子,别跟你父母在一起生活。高冶平问为什么,于文雅说婆媳关系恐怕很难相处,自己不想让远在淮县的父母操心,更不能让患病的舅舅着急。高冶平不置可否。

新婚之夜不平静。喝醉酒的公公翻箱倒柜,大声小气地说要找出10年前的一份离婚协议,证明自己跟王亚琴已经不是夫妻。王亚琴闷不做声,在高恒源面前,王亚琴完全一副逆来顺受的样子。找了半天,高恒源又叨咕起于文雅配不上高冶平云云,王亚琴用毛巾直捂高恒源的嘴。于文雅和高冶平回到自己小屋,公婆的争吵之声从门缝传进屋。于文雅叹息了一声,高冶平安慰她,说父母其实很不容易。母亲很早就得了风湿病,不能上班也不能操持家务,父亲既要工作养家糊口,更得伺候老婆和两个孩子。沉重的生活压力让父亲无处宣泄,久而久之,形成了偏执的性格。其实父母心眼都不坏,就是嘴上不饶人,当年父亲曾写下一份离婚协议,但谁都没签字,那份协议书就放在抽屉里,一吵架父亲就要拿出来张罗签字。再后来那份协议突然就不见了,谁也不知放在了哪里。高冶平还说自己很累,最近的工作压力很大,婚假不想歇太久,他可能要提部门主管了,所以两天后他就要上班,此时不想被家里的鸡毛蒜皮小事烦心。于文雅说她都懂,也支持高冶平的事业,她只是想要一个属于他们俩人的家,不怕小,也不怕日子苦……话没说完,高冶平的鼾声已起。于文雅又是一声叹息。

第二天,高恒源酒醒了,听老伴王亚琴讲述了昨天自己跟叶菲叫儿媳妇的事,他有点后悔。但嘴上仍旧不服,说没人会计较那些酒话,她于文雅要是好样的,将来日子长着呢,有她表现的机会。

于文雅的表现可以称得上贤惠,一大早就做好了早饭,高恒源却不肯吃于文雅做的饭,自己热了昨天从酒店打包的饭菜吃。王亚琴对于文雅表达了对昨天事情的歉意,说都是急脾气人,遇到大事难免心焦,别往心里去。王亚琴的话被高恒源打断,高恒源告诉于文雅,生活要节俭,既然婚礼剩了那么多菜,为何不热热吃呢?于文雅陪着笑回答说怕早晨吃那些太油腻,心里却不是个滋味。幸亏高冶平叫她出门,高恒源才不再说话。

高冶平要跟于文雅去淮县的娘家,上门赔礼道歉。可是按照习俗,新媳妇三天后才可以回门,高冶平可等不了三天,两天后他就要上班了。

于文雅顾不得那么多,跟高冶平坐长途车回了淮县。文雅妈见了文雅两口子一愣,还以为出了什么事。高冶平让二老把亲戚朋友都叫上,他要摆一桌酒席赔礼道歉,文雅妈这才明白,推辞说不必了,但高冶平执意要办,文雅父母只好把亲戚们找到,一起去了酒店。

高冶平恭恭敬敬为所有人点烟敬酒,于文雅的父母很满意,高冶平所做的一切让于文雅很感动。

丁敏跟于文雅同为某元件厂库管员,闲着无事这群女人的爱好就是聊天。丁敏跟刘姐等人绘声绘色描述了高冶平的父母有多恶劣,那位叫小叶的女孩儿多不要脸,她们一致叹息于文雅怕是没好日子过了。丁敏感慨婚姻可怕,刘姐却突然想起一件事,说要给丁敏介绍个对象,是个厨师,丁敏不肯见,刘姐好说歹说她才答应去看一眼。

于文雅的家很小,当夜文雅父母留他们住下,于文雅拒绝了,说连夜就要回虞江去。临走,文雅母亲悄悄跟女儿说,通过这件事来看,高冶平算是个不错的人,将来的日子里,说得过去的小事能忍则忍,一起把日子过好了比什么都强。

于文雅和高冶平住进了一家宾馆,这一晚,新婚燕尔的小两口恩恩爱爱,于文雅感到很幸福。高冶平说自己的处世之道就是平衡二字,爱因斯坦说过:人生就像骑单车,要想保持平衡就得往前走。他向妻子承诺,婚后俩人的收入归于文雅管理;虽然自己目前仅仅是一个业务员,但他早晚要给于文雅一个属于自己的小家。

电视剧离婚协议第2集剧情介绍

高冶平挨个办公室发喜糖。有人告诉他,总经理让他去办公室一趟。高冶平心怀忐忑地去了老总办公室,总经理给了他一个信封,说是新婚贺礼,打开一看竟然是升职调令,他被升任销售部主管。

高冶平上班了,于文雅也不愿意呆在家里,就提前销假回单位上班。没想到一到单位,姐妹们围上来嘘寒问暖,仿佛于文雅遭了多大的罪一般。丁敏嘴快,站在于文雅的立场上,口口声声讨伐高冶平的父母,还说那个叫叶菲的女人真是居心叵测,人家结婚的时候居然带了把伞去!还警告于文雅,那叶菲成天把自己弄得喷喷香,小心被她把老公勾搭了去。但于文雅却跟丁敏夸高冶平,话里话外对高冶平流露出一种崇拜。丁敏觉得于文雅很了不起,遇到这样的公婆还能忍受,她表示今后她宁可不结婚也不愿看人冷脸。

当天晚上,高冶平答谢同事的祝贺,请大家吃饭。本来高冶平要打电话叫于文雅,可电话刚拿起来,有同事开玩笑说高冶平现在逢事必先报告,爱面子的高冶平放下了电话。

于文雅回家做好了饭菜,高冶平打来电话,说不回来吃了,于文雅跟公婆一起吃了晚饭。

高冶平万万没想到,他在酒店却偏偏遇到了叶菲。叶菲不请自来地进了包房,夸张地跟大家一一敬酒,俨然女主人一般,大家都以为叶菲是高主管的"红颜知己"呢。

叶菲喝醉了,高冶平送她回家。叶菲醉得无法走路,吐在了高冶平的白衬衣上,高冶平只好直接把她送进家门。

于文雅看夜已深,心里惦记高冶平,拨通了高冶平的手机。

叶菲的家居然没有人,高冶平的手机响,他有些慌乱地挂掉电话并关机。半醉半醒之间,叶菲向高冶平哭诉自己从小就喜欢他,一直以为能做高家的媳妇,没成想高冶平娶了一个不会打扮一点女人味都没有的于文雅。高冶平告诉她,因为他们两家是世交,父辈就关系密切,为了保持这种感情,所以他不会娶叶菲,这是原因之一。第二点也是更重要的,就是因为于文雅比叶菲朴实,他娶的是老婆,不是在选王妃。叶菲借着酒劲抱住高冶平不许他走,还撕扯高冶平的衣服,高冶平碍于跟叶菲关系很好,忍住了火气,只是安慰并推开她,然后离开了叶家。

于文雅真的很着急,正在她不知所措的时候,高冶平回来了,说同事喝醉了,他帮着送人回来晚了,手机没电了。

于文雅对丈夫说的话丝毫没有怀疑,她为高冶平端水洗漱,看到高冶平换下的衬衣,打算连夜帮他洗出来,在洗衣服的时候,她敏感地闻到衬衣上有一种女人的香水味,而这特殊的香味正是叶菲身上独有的!

于文雅并没有声张,她只是暗中用模棱两可的语言警告了高冶平,高冶平一贯深沉,不知道他听懂了没有。

其实高冶平是何等聪明的人,他只是想息事宁人,不要被这些婆婆妈妈的事牵绊了事业的脚步。